我看过一部剧,名字叫《金光布袋戏》,台湾人搞的木偶剧,有一段讲的是魔界入侵人界,而人界存在着一个叫梁皇的人,他曾经是魔,现在入道修仙,当人魔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他用计获得魔王信物,成功上位,然后带领魔兵退兵回到魔界,结束战争。他的手下问他:为什么不继续打?(实际上意思是不服他,但又碍于魔界信物的规则,谁有信物就听谁的,所以
只能这么问)梁皇回答,打完了那又如何?手下继续追问:(大意)那就继续向着更大的疆域扩展。梁皇依然回答:那又如何?

  当时我不太明白,那又如何?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当稍微有点社会经验,也看过一些人事物之后,我稍微理解了。这其实是一种无奈。初中的时候我经常在想,你说人死后,是一直轮回转生呢,还是就此消亡呢?若是一直转生,无穷无尽的轮回,也有着无穷无尽的痛苦,纵然每一世可能各不相同,也各自精彩,但最终也躲不过生离死别,终究是跳不出,实则是一种悲哀;若是就此消亡,就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,没有来处,也没有去处,有的只是虚无,那也是一种悲哀。这种想法一直持续了很多年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乐观的人,但实际上,骨子里却是对这种生死之事只能任由而去的悲观。

  《金光布袋戏》里那句那又如何,引发了我另一个思考,和梁皇说的一样,那又如何?他只提出了问题,却没给我答案。没有对象,找到对象结婚了,那又如何?有孩子了,拼命想让孩子上好学校,孩子上了,那又如何?往大了说,说人类现在处于一个四分五裂的状态,总是打来打去,今天你打赢了,那又如何?有一天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了,那又如何?有一天人类科技进步了,搞明白可控核聚变了,统一宇宙了,搞明白宇宙真相了,那又如何?

  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,我才发现,我想追求的,不是那又如何,是不知道活着的最终目标是什么,就算我一步一步达到了这个目标,那么接下来呢?如果还有接下来的目标,说明这条路是无穷无尽的,我最终只能死在这条追求的道路上而永远不得其法;如果接下来没有目标,我已经达成了最终的目标,那说明我的思想是被某种不可抗力束缚,我亦不是自由的。无论怎么想,似乎存在的本身对我来说,就是一种悲哀。

  最后我妥协了,因为我回答不出这个问题,我无法直视这个问题,那又如何,那又如何!那又如何?那又如何。

  人力终究是有限的,不论是思想还是行动,最终我只能给自己这样一个答案。我们只能活在人力所及的世界,做人力所及的事,这种想法让我再不能抬头仰望星空,去思考最终的真相是什么,因为我知道,我想不出来,我所能给自己的答案只有悲哀。所以我开始脚踏实地,不再去想,纯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,我只想着我所能触及的一切,目光只盯着脚下的路,读书,工作,赚钱,结婚,生子,这是一种无奈,这确实是一种无奈。但换一种思路,我想我活着的意义就是做好自己能做的每一件事,并从中找到快乐。这是一种无奈,这确实是一种无奈,但这是我能想到的对这个问题最积极的解答。

  活在当下,以前我认为这只是一句空话,现在我认识到了,这是无奈的妥协,但这也是一种指引,告诉我们,虽然人力有限,把握好每一个时刻,我们依然能感受到快乐,虽然这是一种妥协,但是这依然让我乐观向上地,自由自在地活着。所以我想到这里,我已经给出我的答案了

  为什么人要活着?是为了享受我们存在的每一刻。这不是空话,是我确实的思考,最后所能给我自己的最好的答案。